尽显霸权霸凌本性

美国1962年开始实施的对古巴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持续至今,60年来给古巴带来巨大经济损失和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古巴外交部长罗德里格斯1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古巴拟于11月第30次向联合国大会提交要求美国结束对古巴封锁的决议草案。

“美国政府总是辩称,对古巴的制裁只针对政府,不针对民众,但每个古巴家庭对美国封锁造成的伤害都有切身感受。”62岁的古巴医生索尼娅·门德斯对记者说。

从燃料、食品、日用品到药品,美国对古巴的制裁封锁几乎覆盖一切,导致古巴长期物资严重短缺,民众生活困苦。“美国甚至在新冠疫情期间阻碍古巴获取生产疫苗的原材料,这等同于犯罪。”门德斯说。

据古巴官方统计,按当前美元价格计算,美国封锁60年来已导致古巴累计损失超过1542亿美元。若计入国际市场上美元对黄金价格贬值因素,则该数字超过13911亿美元。其中,仅在去年8月至今年2月间,美国封锁对古巴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38亿美元,是以往同期经济损失的最高纪录。

1823年,时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发表所谓的“门罗宣言”,宣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长期以来,美国抱持“门罗主义”,将拉丁美洲视为“后院”,通过强权干涉、威逼利诱等手段迫使拉美国家按美国意志行事。在近200年后的今天,“门罗主义”幽灵依然游荡在拉美上空。

美国在历史上对古巴的所作所为即为明证。门罗总统时期,时任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将当时仍是西班牙殖民地的古巴视为美国的“天然附属物”,提出所谓“熟果政策”,即待时机成熟便吞并这颗“如同被风吹落的果实”。1898年,美国在对西班牙战争胜利后占领古巴。1959年,古巴人民在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下推翻巴蒂斯塔独裁统治,建立革命政府。此后,美国便对古巴采取敌视政策。

1961年,美国宣布与古巴断交,并于次年开始对古巴实施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2015年,两国恢复外交关系,但美国并未全面解除对古封锁。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再次加码对古制裁。拜登政府去年1月上台以来,已两度延长作为对古封锁、禁运法律依据的《对敌贸易法》的有效期。

今年6月,美方拒绝邀请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领导人参加在美国举行的第九届美洲峰会。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指出,在美方操纵下,美洲峰会重拾“门罗主义”,是一次“带有新殖民主义色彩的表演”。

古巴哈瓦那大学历史与哲学系教授法维奥·费尔南德斯说,古巴寻求独立自主发展道路,美国将这视为对其霸权的挑战,因而用经济封锁等手段来惩罚古巴。美国的霸权主义思维和干涉主义行为从未因时代变化而发生根本转变。

“人民请起来,消灭制裁!”上千名者在第九届美洲峰会会场外高呼口号,抗议美国政府延续对古巴等美洲国家的制裁政策。

美国坚决不邀请古巴等国参加此次会议的霸道表现受到拉美国家广泛批评,也使此次会议成为美洲峰会创立以来参会领少的一届,凸显霸权主义不得人心。美国匹兹堡大学客座法学教授丹尼尔·科瓦利克指出,美国从未平等对待拉美国家,似乎理所当然地认为自身在拉美地区拥有说一不二的影响力,一些拉美国家早就对此不满。这次美洲峰会的尴尬处境反映出美国在西半球的影响力进一步下滑。

古巴政府计划在今年11月向联合国大会提交有关要求美国结束对古巴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的决议草案。自1992年以来,联合国大会已连续29次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古巴提交的相关决议草案。罗德里格斯指出,事实证明,美国对古封锁政策只会使美国自己受到孤立、失去声誉。

古巴中学教师米格尔·克鲁斯说,联大历年来投票结果是国际社会普遍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最有力证明。“古巴人有权利摆脱美国制裁的枷锁,世界也有权利打破美国的强权做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