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送了上万单“派费”却没见过

快递小哥大多拿的是“计件工资”,业内人称“派费”,送一单,拿一单的报酬,明码标价,按期结算。可昨天有几位快递小哥向本报求助:他们曾为一家快递公司送快递,今年就各送了一万多单,可应拿的“派费”,却被一拖再拖迟迟没有到手。而为了拿回那笔辛苦钱,他们从今年3月开始,一次又一次催讨,结果一次又一次失望。

正在催讨“派费”的是小张、小任等几人,今年3月时,他们还开着韵达速递的车,送着韵达速递的快递。但实际上,他们从来都不是韵达速递的员工。“我们是与一家名叫‘暴风雪’的物流公司签的承包合同。‘暴风雪’承包了韵达速递在苏州工业园区部分区域的快递派送业务,他们再把区域划小,我们则从他们手中承包一小片。”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约定了每一单的“派费”,每月25日结算。

小张说,以这种模式,他们与“暴风雪”合作了三年。今年春节前,双方的合作是正常的,他们负责派送快递,“暴风雪”按期支付“派费”。但今年春节过后,“派费”就没再见过。“1月要过春节,我们派送了20天左右,2月因疫情影响,没怎么送,3月恢复了正常。”如今,小任还能通过韵达速递的派送员平台查询到部分派送记录,其中3月他派送了8200多单。加上1月及2月的派送量,他计算这三个月一共为韵达速递派送了15000单左右,应拿到“派费”一万多元。小张说,他们的情况与小任相差不大。

今年3月以来,小张等人不止一次与“暴风雪”以及韵达速递苏州分拨中心交涉,希望拿回“派费”,但是发现两家各有说法。‘暴风雪’说因疫情期“间有段时间没有正常营业,被韵达速递罚了款,公司没有钱了;韵达分拨中心说这事由‘暴风雪’处理,他们不便插手。”小张等认为,这是双方在推脱,但不管问题出在哪,都不应该由他们在一线派送快递的人来承担。

为了核实情况,记者来到由“暴风雪”承包的苏州工业园区扬云路韵达速递网点。两位办公室人员称,他们是新人,知道公司有老板,却从未见过,也没有联系方式。

随后,记者联系了韵达速递苏州分拨中心的相关负责人何先生。何先生称,最近他也在找“暴风雪”的负责人。他说,此前“暴风雪”有段时间没有正常营业,韵达速递对其罚了款,目前“暴风雪”又处于“经营异常”状态。至于小张等人催要“派费”一事,何先生称,韵达速递的“派费”均由系统结算,应已发放到网点。如果小张等有需要,分拨中心愿意提供帮助,以调解的方式推动解决问题。

“我们干的是和韵达速递员工一样的活,名义上却不是他们的员工。现在遇到了‘欠薪’问题,找韵达,我们不是他们的员工;找‘暴风雪’,签的又不是劳动合同,想通过劳动维权途径来解决,难度很大。”小张说,在业内,不少快递小哥会选择与物流公司签订承包合同,而不是劳动合同,因为“承包”可拿的“派费”略高一点。可现在看来,这也意味着一些不可预知的风险。